搞点事情

常年蹲坑等投喂( •̥́ ˍ •̀ू )

期待跑男~啾咪💗

赶在五一从学校滚回家前收到啦(๑✧∀✧๑)☀
开心到飞起!假期回家可以重温一遍啦(๑>؂<๑)
秦喵的挂牌实在是太可爱太可爱了还好劳资手快(*/∇\*)
给太太比个大大大大大的心心(⑉°з°)-♡
@深海火焰

帅到离散的我哥(〃ノωノ)

私心学生时代的林秦|・ω・`)

依旧不妥请告知(つд⊂)

  

   

改了一下清晰度(。ò ∀ ó。)

新年好呀(●°u°●)​ 」祝所有看到这条锦李的宝宝新年大吉吧!

【林秦】破案子也要谈恋爱~

◎瞎jb写_(:з」∠)_

◎超级短小

◎努力在甜
 
 
     
 
      
秦明从现场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漆黑了。
 
 
田间的土路下过雪后更不好走,不至于像雨天一脚一个坑,但却容易打滑,脚下一滑鞋尖就直愣愣戳进土里。
 
 
秦明回来的一路上出警前擦得油光锃亮的鞋子和土来了好几次“深入”接触,这让秦明很是不高兴。
 
 
所以秦明没急着进门,而是在门口的水泥台阶上蹭鞋,刚把鞋底的泥蹭了个七七八八,听到动静的林涛已经从屋里出来,揽住了还在和鞋上的泥置气的秦明的肩膀把人往屋里推:“哎哟,老秦,外面冷不冷啊,快进来!”
 
 
“你说外面雪这么大,天也黑,现场不是之前就看过了么,有什么不放心的明天再看也行啊,大宝呢?还没回来?”林涛把秦明推进屋,回头又掩上门,风雪被隔绝在外面,屋里暖和了不少。
 
 
秦明跺跺脚,走到桌子旁边,拧开林涛放在桌上的保温杯,袅袅热气冒了出来:“这雪下的突然,这样下一晚上明天就很难再看出什么来了,就算之前拍过现场照片我还是不太放心。大宝学过痕检,所以带她再去看一次。她去放工具箱了,很快回来。”
 
 
秦明啜了一口林涛事先倒好的热水,温热的水滑过咽喉,驱散了体内的寒气,秦明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放下杯子回过头,林涛正对着他笑:“鼻子都冻红了。”林涛说着,伸出手覆在了秦明被寒风吹得冰凉的脸上。
 
 
——啧,真冷。掌心碰到脸颊的那一刻,林涛被掌心传来的温度激灵了一下,不过......林涛没忍住轻轻在秦明脸上搓了搓,老秦的脸好滑啊......
 
 
秦明对林涛的举动很是嫌弃,他一边把脑袋往后缩,试图自己将脸脱离出林涛的“魔掌”,一边拨拉林涛的手:“林涛,放手。”
 
 
林涛沉浸在掌心里有点凉却滑滑的触感里,又看着秦明因为被自己捧着而有点鼓鼓的脸颊,皱起来的嘴唇,还有仍旧一本正经的表情,只觉着自己的心也跟着秦明嘴唇的开开合合荡啊荡的,根本没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冰凉的脸有手掌可以捂热,嘴唇经了那么久的风,也应该捂一捂才是。这样想着的林涛不由低下了头。
   
   
“林涛,大宝待会就......”秦明觉得自己被林涛揉着脸的样子一定很蠢,更不想被大宝瞅见,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涛突然封上的唇堵了回去。
    
  
不是那种仿佛要夺走所有空气的深吻,只是两人唇间的温柔摩挲,秦明却感觉到一股暖流,从相触的唇连带着手掌覆盖下的脸颊,再到两人紧紧相贴的胸膛,由上而下由内而外热了个通透。
  
 
呵,真是。
 
 
秦明发现自己竟然舍不得挣开林涛的手了。
 
 
被看见就看见吧,秦明颇有些无奈。
  
  
或许唇上的温热太过美好,秦明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也忍不住微微翘起。
  
 
我们拥有彼此,就算大雪封城,也是温暖如春。




————————————————————————————————
  
  
因为把工具放去后备箱而晚回推开门又发现上司在和男朋友玩亲亲的大宝:mdsg( ╯-_-)╯┴—┴
 
 

艾玛群里翻到这张图简直想站。。。宝涛?
宝爷好攻嘤嘤嘤(*/∇\*)


图源不明(´ε`)侵删

九头身少年٩( 'ω' )و 没毛病(。ò ∀ ó。)

恭喜河神杀青٩( 'ω' )و 虽然播出还要一段时间。。。
辛苦啦~全世界最可爱的现
(๑>؂<๑)

【林秦】在我脑海里(完)

◎ooc我的锅
◎说是he就是he

因为有俩林涛所以秦明想象的那个就打了个双引号加以区分_(:з」∠)_

--------------------以上--------------------

大宝发现秦明最近越来越奇怪了,她甚至说不上他是有所好转还是更严重。

去完医院的第二天起,秦明就没再和她提起过林涛,仿佛是一夜之间痊愈了,但是没过多久情况又有了变化。

有好几次她从外面回来法医科刚好撞见秦明冲着办公桌前的椅子笑,但是看到她的时候又收敛神情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有时候又会见他站在楼道里一脸迟疑地摆弄手机,偶尔拨出个电话也只说一句你好一句对不起就挂断,周而复始。

大宝想和秦明好好谈谈,毕竟她是唯一知道秦明情况的人,可是每每刚一开口秦明就以有事为由转身离开,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除此之外,有空闲的时候秦明也不再只看他的书了,要么盯着窗外发呆,要么就在局里上下里外地转悠,好像在找什么。

秦明的异常连局长都有所察觉,几次三番地劝他不要有太大压力还说要给他放个假让他好好休息,却被秦明拒绝了,甚至于在那之后变得更加焦躁。

大宝每天在法医科办公室如履薄冰,不仅要面对上司的低气压,局长旁敲侧击的问话,学长给她打电话询问秦明近况的时候她也只能报喜不报忧。

她有时也会怀疑自己非拉着秦明去医院是不是纯属没事找事,秦明这个样子还不如之前呢,虽然让她有点慎得慌,但起码情绪还算正常。

不过好在,秦明在遇到案情、解剖分析的时候依然专业,没有出过什么乱子。

也许这是疾病自我调节必经的过渡期,大宝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其实大宝的推断和实际情况也算契合,秦明觉得自己从放弃忽视“林涛”以来,就陷入了一个现实和虚幻的怪圈。他意识到如果自己能跳出这个圈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但是这比想象的要难得多。

也许是因为他并不想失去“林涛”,想要在现实和林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这显然超出了他的大脑和精神所能调控的范围。

他有时能清醒的认识到“林涛”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他愿意维持现状,愿意默许“林涛”的出现。但在更多时候他却迫切的想证明“林涛”的真实。

白大褂的质问盘桓在他的脑海里,他凭着直觉尝试拨打“林涛”的电话,可是能拨通的,那头传来的都是陌生的声音,他开着车绕过龙番每一条街巷,也不知道“林涛”应该住在哪里。

他越去证实,“林涛”的形象就越模糊,模糊到他描摹不出“林涛”的样貌,可一转头,“林涛”就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笑,给疲惫不堪的他拥抱。

孤儿院的那次雨夜之后,秦明第一次感受到无助。

 
  
  

一切的转机,出现在一月。

犯罪分子大概都忙着春运回家,消停了不少。没有什么案件,又临近年关,局里的人也都有些闲散,用大宝的话说,天天坐着都快长痔疮了。

不过今天局里的气氛显然是不太一样。

大宝嗅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味道,去楼下刑警队打听了一圈,再回法医科的时候一路小跑,上楼的时候差点没站稳。

“老秦老秦老秦老秦!出大事了!”大宝冲进科室门,抑制不住地狂拍秦明的桌子。

秦明还在写结案报告,顿了笔抬眼看大宝满脸的兴奋,撇撇嘴不想搭理。

“老秦你听我说啊!”大宝一把抽出了秦明手里的笔,秦明看着本子上拖出长长的一道痕迹,觉得这份报告还是交给李大宝写的好。

大宝完全没领会秦明的脸色:“你知道老谢上个月调任了吗?”

秦明直起身子靠坐在椅子上:“如果你只是要说这个的话,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

“不是!我要说的是新调来的刑警队长!”大宝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新来的队长叫什么吗?    林涛!”

看到秦明在听到林涛这两个字错愕的神情,大宝很是有成就感。

“哎呀老秦呀~我可真是错怪你了~”大宝双手抱胸,“我之前还一直以为你只是精神分裂,没想到你未卜先知啊!”

大宝又凑过来,眉毛上都写满了八卦:“还是说,你和这个林涛之间有什么故事啊?不然你怎么知道他会调过来?”

秦明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能和大宝大眼瞪小眼。

楼下突然开始骚动,“说曹操曹操到!”李大宝又一溜烟蹿去楼梯上看热闹。

秦明看着大宝出了门,转脸看向办公桌一旁坐着的“林涛”。

“林涛”摊摊手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大宝又钻了进来,在门边立正站好,手在身侧冲着秦明不停摆动:“来了来了。”

秦明禁不住站起身,局长刚好领着人进来。

“秦明,来,这是我们龙番市公安局新来的刑警队长林涛。林涛,这是法医科的科长,秦明。”

秦明绕过办公桌走上跟前,“林涛”也站了起来,很是惊喜地对局长这个领进来的人绕着圈儿打量。

“你好秦科长,我是林涛,双木林,波涛的涛。”林涛笑得见牙不见眼,热情地伸出了手。

“秦明。”秦明回握,看见转完圈的“林涛”很是满意地点点头,回过身冲他摆摆手,用口型无声地说了句“再见”,就这样带着笑和眼前的林涛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秦明也勾起嘴角,他应该再也看不到“林涛”了,不过他应该也不需要了。

“哎呀,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秦明在介绍新人的时候那么热情,哈哈。”谭局很是高兴,“当初李大宝来我们局里的时候,还是特地调过来给秦明当徒弟,我们秦科长可都没给人一个好脸色过。”

“是么?那我还真的是很荣幸,嘿嘿。”林涛搔搔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

李大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那是,能一样吗,自己可从来没被秦明整天挂在嘴上念叨过。

“以后你们少不了合作,所以还是要尽快熟悉一下,林涛啊,秦明性格比较闷不爱说话,你担待着点啊。”谭局拍拍林涛的肩膀。

怎么一副要嫁儿子的样,大宝又翻了个白眼。

“我和林涛……我们以前认识。”秦明突然说,他看向林涛,后者满脸的[是么?][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大宝听见秦明不按常理出牌的寒暄,脑海里不知怎么就浮出《红楼梦》里宝哥哥那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赶紧摇摇脑袋把这不切实际的念头从大脑里甩出去。

“认识?”谭局看看秦明,又扭头看看林涛。

林涛疑惑地眨眨眼睛,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么个西装革履的冰山大帅哥,没道理一点没印象啊。

秦明耸耸肩:“可能你不记得了,我们以前是邻居,不过我七岁那年家里出了点事,就搬走了。”

“嚯!老秦,七岁之前的事你还记得那么清楚,还一眼就能把人认出来,真不愧是大神!”大宝就猜这俩人有故事,不过没想到竟然能追溯到二十年前,“这么说要不是老秦搬走了,你俩就是……竹马竹马啦?”

“我……原来是你啊!”林涛一句卧槽到了嘴边,意识到谭局还在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那可真是认识!我记得小时候和当时的邻居家孩子从穿开裆裤的时候起就在一块玩儿了,我妈和我说你们家不住那儿了,我可还哭了好几天。”林涛在谭局大宝惊诧的目光下一下子勾上了秦明的肩膀,“今天我请大家吃饭,算是和大家打个招呼,也好和秦科长叙叙旧!”

大宝惊讶于林涛的自来熟,更惊讶于秦明非但没躲开林涛的胳膊还答应了林涛的邀请,要知道高冷如秦明是向来不屑聚餐这种费时费力还吵吵嚷嚷的进餐方式的,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算秦明没毛病了,自己在法医科的未来可能也还是不会好过。
  
  
  
  
  
  
   

我也就第六感还像个女人了,不知道第几次趴在办公桌上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大宝心酸地想,简直想为自己神一般的直觉鼓鼓掌。

林涛这个新任刑警队长每天准时来法医科报道,给拿咖啡当早餐的秦明送苹果,约因公忘食的秦明一块儿吃午饭,送不想开车的秦明回并不顺路的家,简直恨不得在法医科扎根了。

早知道就不该在他俩闹别扭的时候告诉林涛秦明曾经遇到过的困境,大宝懊恼自己的多嘴,她至今也忘不了林涛当时一把攥住她的手说:“宝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老秦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再回到以前的样子了。”那一脸的情真意切。

“我说,你俩咋还不去结婚啊。”大宝把脑袋搁在桌子上发出了单身狗最后的怒吼,被林涛一句“你相亲成功了没有?”堵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她昨天相亲的那个对象不介意她是个女法医,结果她一高兴,一个人吃了五斤小龙虾。”秦明仍旧是一脸冷漠,他最近发现怼大宝,或者说和林涛一起怼大宝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宝哥,你第一次和人家一起吃饭你也不知道悠着点,把人吓跑了吧,哈哈哈哈哈……”林涛笑得前仰后合。秦明咬了一口苹果,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宝朝天翻了个白眼,自从林涛和秦明两人勾搭成奸,她的眼睛里几乎就只剩下眼白了。

--------------------完--------------------

又让大宝吃狗粮了真是不好意思。。。
最后一段写起来比前面顺利多了。。。
果然还是虐狗什么的好写一点啊。。。
下次还是想想有没有小甜饼好了。。。